如光影随行

很烦恼,但对黄喻的爱依旧

我始终相信,喻文州是一道光。

raiki求安:

很多角色让我感动,而喻队让我想要不停的追寻,向理想的前方。他真的是光。


青棠欢:



  重读《全职》第四遍,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喻文州,乃至战术大师们,到底是因为什么,被无止境无限度地打上“心脏”“腹黑”这样的标签的。



  原著里,涉及到“玩战术的心脏”的,仅仅是大孙和老魏的垃圾话。这种话说穿了,就是损友间的相互调侃逗乐,谁都知道做不得数的。



  整篇全职看下来,几乎没有哪个人物是在人品上存在问题的。手段也好,技术也罢,都是为了荣耀的胜负而服务的。所以一个问题是,选手的技术...

三眼的骷髅

呜呜呜夜索真是太棒了

灰色梦境:

同样是严打时期删掉的文,番外见《永夜》


Chapter  1


夜雨声烦第一次看见索克萨尔,是在库拉斯特的密林深处。



曾经的贵族居住地在恶魔的入侵后已经废弃,灰白色的石料在雨水的腐蚀下不复平整与光滑,昏暗的光线下尤显得万分诡异。


遭受污染而陷入疯狂的萨卡兰姆信徒与他们的祭祀一起疯狂的冲向目力范围内最显眼的建筑,他们的手中,长柄的镰刀与木质的法杖带着空气一起躁动不安,元素和水分都几近具向化的粘稠。



夜雨声烦没有任何动作,尽管这些怪物——他...

[黄喻][ABO] Sambenitos [FIN]

我看过的!最!好!的!ABO!

Lyndol:

依然是注音在前面:没(mò)药



Sambenitos


[上]


[下]



还是原来那篇东西,一模一样的,重发的原因等一下解释><



[夜索] But thy face shall not change

qwq心好痛

Lyndol:

原作向(滚)账号卡的故事,纯纯的夜索。需要强调一下,不能当黄喻看。


后程一堆梗来自脑洞担当  @冬真っ最中 ,祝大家过个好阳历年><


“只有你笑容不变”





这人和人啊,在滚滚红尘中相遇,都是有定数的。


夜雨声烦开场白如是说。


你知道吗,就是这儿,哎你看你看,奥玛尔山下这片古战场。



神一样的少年索克萨尔高举着他的死亡之手,诅咒之箭指向的地方,就是他的军团炮火飞溅的地方。落日猎人在狂风中怒吼,摇摇欲坠,甩枪疯狂怒...

全职in奥术世界观的脑洞

tianna!太太这设定太赞了 好庆幸自己看过奥术23333搞不搞啊太太【我喻苏我一脸

我终于知道我注册LOFTER干啥用了:

突发脑洞!不!能!憋!也不好意思发到微博。这里吐一下

主角小队篇:

叶修=从古代魔法帝国时代就声名显赫的传奇巅峰魔法师。作为一位古代传承魔法师,他却因启蒙了现代奥术研究而被记载在教科书中。曙光战争末期,他所服务的帝国毁灭在内战与教会的进攻中,最后爆发的传奇巅峰之战波及半个国家。所有人都以为他陨落在那次战斗中。但是近年来,大陆上却突然有一位实力恐怖的神秘魔法师声名鹊起,他的所作所为令人联想起那位传说中的人物……同时,他也理所当然地登上了教会...

[黄喻] 阑珊(四)

天呐!!!阿轩!!!!阿轩你太萌啦!!【重点错】

一天吃八顿:

喻文州分手的事情,黄少天告诉了徐景熙,“……是分手哦,记住,不是被甩了!”


“你重点全错吧,黄少。”徐景熙无奈,“分手和被甩了,有区别吗?不都是失恋了?”


“当然有区别,队长怎么可能被甩——就算是被甩,你这样讲,他听了心里也会不开心。我们要注意他的情绪,咳,”黄少天放下筷子,很正经地招手,“队长啊,来坐来坐。”


喻文州端着盘子坐到徐景熙身旁,黄少天推过一只碗,“喏,这个豉汁凤爪呢是我抢到的,给你吃啦。”


“谢谢,不过,我也抢到了。”喻文州笑。


作为蓝雨食堂名声在外的一道菜...

【新年礼包之二】晴朗天

天呐!!六月盛夏!芒种夏至!宜开拓疆土!!!【shenmegui】出场的每一个人都这么苏!萌死我啦!

锤销钉:

·王杰希 喻文州 黄少天粮食友情向


·私设多 OOC


·差点忘了 汽泡纸梗与防火墙梗来自 @江別鶴(想當個好人)  三倍速红有鹤挥手我前进


1.


B市的天是晴朗的天,G市的人民好喜欢。


喻文州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右肘搁在车门上支着头,闭目养神。和他同来的黄少天二大爷似的脱了鞋,盘腿坐在车后座上。


“贱人,醒了没?”...

© 如光影随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