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光影随行

很烦恼,但对黄喻的爱依旧

我始终相信,喻文州是一道光。

raiki求安:

很多角色让我感动,而喻队让我想要不停的追寻,向理想的前方。他真的是光。


青棠欢:



  重读《全职》第四遍,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喻文州,乃至战术大师们,到底是因为什么,被无止境无限度地打上“心脏”“腹黑”这样的标签的。



  原著里,涉及到“玩战术的心脏”的,仅仅是大孙和老魏的垃圾话。这种话说穿了,就是损友间的相互调侃逗乐,谁都知道做不得数的。



  整篇全职看下来,几乎没有哪个人物是在人品上存在问题的。手段也好,技术也罢,都是为了荣耀的胜负而服务的。所以一个问题是,选手的技术...

【黄喻】迷途1

*灵感来自《使徒行者》


*角色死亡注意


*我终于也能给组织交粮啦


*请给lo主个评论好吗qwq【怯怯地伸出了手


Chapter1


天边最后的残阳隐在血色的霞后落下,破旧楼房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在被阴影覆盖的小巷里,传来一声男人的闷哼。一只正在垃圾箱里翻找食物的乌鸦惊惶地飞走,垃圾撒了满地。


“咳……咳咳!”躺在地上的人撕心裂肺地咳出一口血,头歪向一边无力地喘息。黄少天扔下手中的铁棍,从阴影中走出,摘下头上的帽兜,无言看了眼天边被建筑物遮挡过半的斜阳。跟在他身后的小弟赶忙追上,不忘回头啐了一口,神色嚣张地说道:“连黄少的赌资也敢赖,不去打听打听南区的老大是谁?”...

三眼的骷髅

呜呜呜夜索真是太棒了

灰色梦境:

同样是严打时期删掉的文,番外见《永夜》


Chapter  1


夜雨声烦第一次看见索克萨尔,是在库拉斯特的密林深处。



曾经的贵族居住地在恶魔的入侵后已经废弃,灰白色的石料在雨水的腐蚀下不复平整与光滑,昏暗的光线下尤显得万分诡异。


遭受污染而陷入疯狂的萨卡兰姆信徒与他们的祭祀一起疯狂的冲向目力范围内最显眼的建筑,他们的手中,长柄的镰刀与木质的法杖带着空气一起躁动不安,元素和水分都几近具向化的粘稠。



夜雨声烦没有任何动作,尽管这些怪物——他...

[黄喻][ABO] Sambenitos [FIN]

我看过的!最!好!的!ABO!

Lyndol:

依然是注音在前面:没(mò)药



Sambenitos


[上]


[下]



还是原来那篇东西,一模一样的,重发的原因等一下解释><



[夜索] But thy face shall not change

qwq心好痛

Lyndol:

原作向(滚)账号卡的故事,纯纯的夜索。需要强调一下,不能当黄喻看。


后程一堆梗来自脑洞担当  @冬真っ最中 ,祝大家过个好阳历年><


“只有你笑容不变”





这人和人啊,在滚滚红尘中相遇,都是有定数的。


夜雨声烦开场白如是说。


你知道吗,就是这儿,哎你看你看,奥玛尔山下这片古战场。



神一样的少年索克萨尔高举着他的死亡之手,诅咒之箭指向的地方,就是他的军团炮火飞溅的地方。落日猎人在狂风中怒吼,摇摇欲坠,甩枪疯狂怒...

从原著get叶喻的正确方式

天 看原作就够了嘛!太甜了2333

夜州:

整理辛苦!抱着原作偷笑(x



黑泥つ﹏⊂:



    叶喻这个CP,易萌难写。苏喻文州太过,叶修易流于俗鄙无礼,苏叶修太过,喻文州易流于矫揉弱势,两个都苏……易显出作者痴汉。再加上两个人都特别淡定,克制,冷静,简直搞不出一点波折来。


    写不出来只好舔原著糖,每个细节都特别有意思!


(对转载原文有较多删节和补充,致歉)


(叶喻原作互动)


风眼乐园:...


妈妈求你放过他们。

哈哈哈哈哈哈笑精神了其实我也特别喜欢玩这种游戏 去找个没看过全职玩去哈哈哈哈哈哈

麻辣香串儿:

我妈翻着我桌上摆的全职官周台历问我:“这上面记的生日都是谁的?”又翻了两页,“……怎么这么多人!?”
我:“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全职高手里面的人物的生日啊……”
我妈再次感叹:“好多人哦。”
顿了一下说:“你真辛苦。”
“……???”我不懂。
然后我想起了某个让我百玩不厌的游戏,“妈妈妈,这样我耽误你一会儿,我说一个名字,然后你根据这个名字展开想象判断一下这个人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人好不好?”
我妈说:“好啊。”
于是我随口说道:“安文逸。”

我妈沉默了一会儿。

我妈:“他是一个很安逸的人。”

“……”我把台历放下,...

【叶喻】零纪元(FIN)

攸:

未来paro


一堆一堆一堆一堆的私设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C


喻队生日快乐嘤。



以上。



《零纪元》



——你们看不见黑暗,是因为无数人把黑暗震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i]



他们首先建好了监狱。


用激光切割开石块。那些不知经历过多少万年才能形成的坚硬岩石,在极细的光柱下融化、冷却、再重新凝固成规整的一块。然后它们被人抬起、拢好,成了一个简易的房屋。


这颗星球的重力较地球要小得多。虽然周围已经环绕...

没有冠军的你

哭哭哭

荣耀之糖:

你在俱乐部的门前高喊着”嘉世请不要放弃“。



你在叶秋退役的纪念视频前面泣不成声。



你在网游里学着黄少天喷垃圾话,被中草堂的玩家轮得死去活来。



你在看台上挥舞着拳头,”一如既往!“



你去年告别了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今年又打着”欢迎回家“的条幅接他回来。



喊着”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你不自觉地哭出了声音。



你被保安拖走了,因为你为兴欣加油,搞得动静太大。



你抢了个微博的评论首杀,留言说:”方锐大大变天别忘了收衣服。“...

hhhhhhhhh我喜欢后几张!! 

一座城池:

叶修:呵

小周:……

喻队:呵呵

黄少天: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关于【杀】这个字的...

© 如光影随行 | Powered by LOFTER